医药魔方Med

其他

ASCO GU | 奥拉帕利可堪再战?mCRPC总生存期数据公布

8.4m,HR=0.23)而言更为有利,特别是BRCAm亚组最为明显。安全性方面,在阿比特龙+奥拉帕利组中,最常见的3级不良事件是贫血
2023年2月22日
其他

ASCO GU | Rucaparib新数据出炉,前景成迷

2月16日~18日,美国临床肿瘤学会泌尿生殖系统癌症研讨会
2023年2月22日
其他

2022年12月 | 失败临床研究TOP10

12月,度伐利尤单抗、纳武利尤单抗以及卡博替尼联合阿替利珠单抗和多西紫杉醇接连在NSCLC中失利;哌柏西利联合氟维司群相对于氟维司群单药在既往接受CDK4/6抑制剂和芳香酶抑制剂治疗进展的HR+/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未显示PFS优势;抑郁症、社恐症也纷纷折戟。在此,为大家筛选其中10项,以供参考。1.
2023年1月4日
其他

2022年11月 | 失败临床研究TOP10

vicleucel)首年上市的8个月内实现1.6亿美元收入,传奇生物和强生联合开发的Carvykti在三季度销售额也到到5500万美元。11月22日,GSK宣布基于DREAMM-3
2022年11月30日
其他

2022年10月 | 失败临床研究TOP10

10月,GSK放弃了GM-CSF单抗otilimab的临床开发,决定不再递交上市申请;IL-2激动剂在偏向性药物失利后又遭挫折,赛诺菲终止非α偏向性IL-2候选药物SAR444245部分临床研究;VS-6766联合FAK抑制剂defactinib在KRAS
2022年10月31日
其他

杨犇龙,一个“有点不医样”的乳腺外科医生

你眼中的医生是什么样的?是身穿白大褂,一手弄乾坤?还是头戴听诊器,一句定生死?不,他们也可能是幽默的,是个讲脱口秀的段子手;是文艺的,是个能说会道的主持人;还可能是温暖的,是个喜欢陪伴孩子的父亲。“最想让别人看到的是,医生不只有穿着白大褂的这一面,他其实是一个很丰富的人”。“医生是一个个鲜活的人,而不是非常有距离感,只是提供医疗服务的专业从业者。秉持专业的一面并不影响他充满思想、情感丰富的另一面”2021年9月,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的杨犇龙医生打造了一款视频节目《有点不医杨》,杨医生说,他想用不一样的方式看乳腺癌诊治和医疗行业变迁,用更多元是视角看医生这个群体,用更容易让人接受的方式传递医学信息。在整段采访中,跳出医生、患者、观众的角色,仅作为想在这个卷得不能再卷的时代“躺平”的青年,看到的是一个把理想照进现实的人。以下是医药魔方Med与杨犇龙的对话:从想听到更多元的声音开始Med:你们怎么会想到要做这样一档节目呢?杨犇龙:其实没有“们”,因为疫情期间,我的工作比较清闲,所以就想在本职工作之外做一些面向大众的科普工作。虽然初衷是做科普,但是,我在网上找到的几类科普形式都比较单一。如个人输出类,传递的信息很多是过时的,又或者如高大上的学术会议,虽然传递的信息非常前沿,但似乎离病人很远。我希望能打破这两者间的壁垒,用大众更加接受的方式去做更好的科普。当时想到了几种形式,一种是跨界对谈,就是医生和非医务人士进行某些话题的交流,而这些话题又是关系到大众健康的,在这种聊天当中去碰撞出火花,可以让大家看看医生怎么想的,也让医生看看别人的想法。另外,还想到可以把临床试验这种很枯燥的医学的知识用故事演绎的方式传播出去,类似《晓松奇谈》那样,他就是把历史变成一个个故事讲出来。起初是把它做成一个音频的节目,因为自己很喜欢听播客和喜马拉雅这类有声的节目,但是后来跟朋友聊过之后,大家都觉得音频这种模式可能已经有点落伍了,更多的人还是喜欢短视频,所以就有了《有点不医杨》这个视频节目。Med:那你如何做这些跨界的选题的?杨犇龙:选题,其实都是从身边的人开始的,像我的同事余科达教授,他是乳腺界的名嘴,同时也是一个文艺青年,经常在朋友圈里发各种影评,有时候他对电影的认识甚至比专业影评更加深入而且视角独特,这个独特的视角可能就是医生视角,所以第一期我就请他来,然后拉上专业的影评人以及电影导演来聊一聊电影,聊一聊以医生为主角的医疗剧。后面有一期《内衣里外看人生》请于晓丹进行访谈,是因为在公众号上读了一篇她的文章,觉得这个人挺有意思。她是一个斜杠青年,本身学的是翻译,也是一名作家,同时还在做内衣设计。她一开始是给维密这些大牌做设计,后来给乳腺癌患者设计内衣,我挺有触动的,因为自己每天都面对着乳腺癌患者,所以很想了解她的心路历程,想知道她是怎么一步步转型的。《金艺天缮》那一期也是如此,乳房重建真的是一个非常追求极致完美的工作,我的导师吴炅教授就是这样一位具有工匠精神的医生,我看过一个日本的纪录片叫《寿司之神》,所以也想找一位工艺匠人和我们医生一起来聊一聊“工匠精神”。所以,真的是从身边的人出发,开始慢慢去做这件事情。Med:这些选题是想传递出一种什么态度呢?杨犇龙:最想让别人看到的是,医生不只有穿着白大褂的这一面,他其实是一个很丰富的人。我看到很多身边的医生,他们除了做医生、开刀之外,还有很多的爱好。我希望病人能看到医生的另一面,这样他们会觉得,医生是一个鲜活的人,而不是非常有距离感,只是提供医疗服务的专业从业者。秉持专业的一面并不影响他充满思想、情感丰富的另一面。我希望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医生的内心,他们每一个都很丰富,都有很多色彩。“话疗”,用语言去治愈Med:面对银幕前的工作和面对病人的工作会有哪些不一样,你更喜欢哪个?杨犇龙:那对我来说还谈不上工作,我的工作还是一名医生。无论是做视频节目主持人,还是讲脱口秀和TED,都是在从事以语言为主的活动,这给了我更多的机会去接触平时可能接触不到的领域。这些体验让我收获很多,一方面看到了更多元更多姿多彩的世界,尤其是那些有趣的人的生活方式真的让我大开眼界,这让我的语言也变得更有包容性了;另一方面,这些对我的本职工作也大有益处,因为医生并不是一个像大家想象的只有开刀开药打针这么简单的医疗工作,其实对于每一位医生来说,他们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和病人交流,其实是在“话疗”,即用语言在治疗。我们医疗界有一句话“偶尔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在安慰”。这些活动经验的积累让我的语言表达能力明显提升了,这让我在跟病人沟通的时候,带给病人更好的感受。病人不希望一件事件,医生解释来解释去都解释不清楚,这对病人来说是很痛苦的事情,因为他会感到恐惧,那种对未知的恐惧。我希望用我的方式,用我磨练出来的语言功底更好的为病人治疗,能给病人一个更加清晰明了的诊疗路径,让他更好的理解我的意思以及让他可以更好的去做选择。Med:医生也是个很卷的行业,尤其在北上广这种学术高地,你会有“别人比你跑得快”的那份焦虑吗?杨犇龙:“卷”已经是现在无法避免的了,尤其是生活在上海,在这样一个大三甲医院工作,不可避免的你会感觉到竞争和压力,感觉到周围的人都在努力。但是,如何让自己更接受这种努力,我认为应该是掌握方向,那个自己热爱的方向,如果你一直在做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就会让你非常难受,但如果你找到了一份喜欢的、能接受的、能实现你价值的工作的话,其实感觉就还好。虽然很累,但那是体力上的累,精神上还是很满足的。如果能够用我的语言影响到别人,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我现在就在做着这样的事情,所以并不会让我觉得压力很大、很累。Med:如何职业爬坡的过程中保持新鲜感与好奇心?杨犇龙:只要你喜欢医学这门学科,就像读故事一样是能够读进去的,那你就会发现医学是很有趣的。首先,医学是极度未知的领域,关于人体的奥秘,我们可能只了解1%,可能99%都是未知的。所以每天都能看到一些新的东西,这些新的东西本身是你需要有兴趣才能一直探索下去。第二,医学是发展特别快的行业,尤其是肿瘤。我很幸运能进入到乳腺癌领域,因为乳腺癌几乎是研究的最为透彻的实体肿瘤,治疗药物很多,不停地还有新的药物、新的靶点出现,每隔五到十年可能都有一个革命性的治疗方式出来,这会让一个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永远感受到希望,而不是绝望。这个行业能够不断带给我新鲜感,让我觉得还有很多不了解的知识,并且获得一种满足感。第三,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继续前行的,很感激把我带到这个领域来的老师吴炅教授和邵志敏教授。他们不仅仅是一位医者、科学家,还是一位匠人,虽然两个人方向不一样,但是他们身上都有一种专研的精神,就是一定把这个疾病完全吃透、搞懂。是他们让我站在了更高的层面,去了解这个疾病。当我站在那个高度的时候,会觉得它深不可测或者是遥不可及,但同时又觉得很有意思。好像你离它很近,但当你真的伸手去够的时候又发现有距离,那这个距离就会让你不停地往前去走,这是我进入到这个医院这个科室之后获得的最宝贵的东西。希望成为一个让病人更加信任的医生Med:目前,你在工作和兴趣上还想做哪些尝试?杨犇龙:工作上,希望去尝试一些新的技术,比如,对于不能保乳的患者做乳房重建,运用腔镜技术在乳房的表面不留任何疤痕等等。外科医生永远不会满足于一些老的技术,这些新的尝试让我觉得我们这些以男性为主的乳腺癌医生开始站在女性的立场上思考,而且有越来越多的技术能够帮助我们去实现这些目标。外科医生有一个不会做的手术即使不幸也是幸运,因为他会有个方向可以深入去学。我希望病人来找我的时候,可以根据这个病人的情况来选择不同的治疗,而不是根据我会什么来给病人做什么,这样很糟糕,应该是病人适合什么,我都会,这样才能给到他最好的治疗。兴趣方向,讲话这种事情,越讲就会越熟练,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是现在确实在做很多各种尝试,比如脱口秀,现在确实讲的越来越多了。另外,我还尝试拍了一个微纪录片,叫《乳腺癌诊疗的前世今生》,希望能用这种微纪录片的方式让病人更加了解我们乳腺癌治疗的发展。我很不喜欢抖音上那种特别“标题党”的科普,所以想用我的这种调性来给大家做科普,这也是我做的一个尝试。还有一个说出来大家可能不相信的的爱好就是溜娃,这也是我排解压力的一种方式,别人会觉得遛娃很累,但我觉得很开心。虽然体力上会有点累,我的工作也很忙,但只要有时间,我一定会带娃出去,去找家附近或者稍远一点的有绿色的地方,带娃去捉蛐蛐,捉螳螂,然后为了养螳螂还要再养果蝇,养龙猫等各种小动物。有一次我甚至还带了一个特别专业的头灯去抓蛐蛐,这些可能是我小时候觉得很有意思的事情,现在带我儿子一起去体验,在陪他玩的过程中自己也投入进去了,就会忘记工作。Med:《有点不医杨》这个节目会接下来会尝试哪些跨界?有哪些正在计划的项目可以分享给我们吗?杨犇龙:对于节目,特别想在未来更多的去接触不同的领域和不同的人,本来有一件在规划中的活动,就是类似于脱口秀巡演的线下活动,我想到各地去找一位当地的乳腺科医生和一位特别了解当地风土人情文化的人来做一档结合旅游人文与医疗科普的节目。之前,我已经联系了很多地方的乳腺科的医生,但是因为疫情都给耽搁了,如果明年有机会,我想继续做下去。Med:最后,您觉得10年后的自己会是什么样的?杨犇龙:我还是最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让病人更加信任的医生。这个定位永远在我心里绝对不会撼动,不会因为做了一些其他的尝试就撼动了这个位置。所以,首先在专业上要更加精进,其次是想未来能够在整个肿瘤治疗领域里面加入一些个人的模式,我认为在很多的诊疗领域,国内患者的整体治疗体验比较差,如果有机会去国外参观一些癌症中心的话,就会发现他们的治疗体验非常好,当然他们人少也是一个原因。我自己曾经陪一个老外到我们医院参观,他问我们乳腺癌手术以后用什么镇痛?我说,不用任何镇痛,老外觉得难以置信。我认为,未来10年,肿瘤的治疗会越来越多地从对疾病本身的关注转向对人的关注。我希望尽可能地减轻患者肿瘤治疗的负担,使他们不仅能从身体上,更能从心理上接受治疗,让对抗肿瘤的过程变得更轻松。希望我能持续向这个目标靠近。凡心所向,素履所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我想,朝着心中那个热爱的方向一直走下去,10年之后,我肯定是一个比现在更好的医生,也会是更好的自己。
2022年10月18日
其他

2022年9月 | 失败临床研究TOP8

9月,2022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召开,多项备受关注的重磅研究失败数据也随之公开,包括仑伐替尼+帕博利珠单抗的“可乐组合”、偏向性IL-2激动剂、三项III期(IMmotion010,CheckMate
2022年9月29日
其他

2022 ESMO | 肾癌免疫辅助治疗“回到起点”,3项III期临床试验均未达到主要终点

mg)对比安慰剂辅助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中位随访44.7个月,研究者评估的ITT人群中阿替利珠单抗组的中位DFS为57.2个月,安慰剂组为49.5个月(HR=0.93;95%CI
2022年9月16日
其他

2022 ESMO | 黑色素瘤新辅助治疗研究进展TOP10

从今年6月的ASCO到刚刚落下帷幕的ESMO,黑色素瘤的新辅助治疗一直是业内关注的重点,本次会议更新了多项黑色素瘤新辅助治疗研究结果。在此,为大家整理了其中10项值得关注的研究进展,以供参考。NO.1:LBA6
2022年9月15日
其他

2022 ESMO | KRAS "双星" Sotorasib和Adagrasib继续上演相伴相杀

NSCLC患者345例。主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期,关键的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期、客观缓解率和患者报告的结果。结果显示,sotorasib显著改善了经盲态独立中央审查
2022年9月14日
其他

2022 ESMO | pCR率:67%!NICHE-2研究惊艳数据下的思考

DESTINY-Gastric02:T-DXd治疗HER2+胃癌或胃食管结合部癌公布OS数据2022
2022年9月13日
其他

2022 ESMO | 现场点评ADAURA研究:“延迟复发”还是“治愈”?

巴黎当地时间2022年9月11日,备受瞩目的ADAURA研究数据更新结果公布。主要研究终点方面,针对II期/IIIA期NSCLC患者,奥希替尼组和安慰剂组的中位DFS分别为65.8个月和21.9个月(HR=0.23)。针对全体人群(Ib期,II期,IIIA期),奥希替尼组和安慰剂组的中位DFS分别为65.8个月和28.1个月(HR=0.27)。ADARUA研究设计.
2022年9月12日
其他

2022 ESMO | 入局HER2低表达?戈沙妥珠单抗TROPiCS-02事后亚组分析结果公布

Marmé教授在ESMO会议上汇报了III期TROPiCS-02研究中,戈沙妥珠单抗(Sacituzumab
2022年9月11日
其他

2022 ESMO | DESTINY-Gastric02:T-DXd治疗HER2+胃癌或胃食管结合部癌公布OS数据

VAS以及FACT-Ga进行评估,评估至用药第7个周期。从数据上可以看到,用药至第7个周期内,患者的生活质量没有出现明显的下降。总体来说,T-DXd显示出持续的临床获益以及可接受的安全性。
2022年9月11日
其他

2022 ESMO | 现场点评:戈沙妥珠单抗在HER2低表达中“扳回一局”?下结论为时尚早

当地时间2022年9月10日,ESMO会议上公布了III期TROPiCS-02研究的事后亚组分析结果,提示无论HER2表达情况如何,戈沙妥珠单抗(SG)或可成为HR+/HER2-晚期乳腺癌的有效治疗选择。随后,来自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的Shom
2022年9月11日
其他

2022 ESMO | LEAP-002:“可乐组合”一线治疗晚期肝癌OS未达到预设统计学差异

LEAP-002研究在结果宣布时,我已经写过了长文来评论。现在,详细的数据终于在今年的ESMO会议上公布了。推荐阅读:LEAP-002研究失利,可乐组合失败了吗?在这项国际多中心的随机对照研究中,入组了794例未经系统治疗的晚期肝癌患者,按照1:1的比例接受仑伐替尼+帕博利珠单抗单抗(“可乐组合”)或仑伐替尼+安慰剂(仑伐替尼单药)治疗。研究采用的是双主要终点设计,一项是最终分析时的OS,另一项是首次中期分析时的PFS。在最终的分析时,OS的改善未达到预设的统计学差异(中位OS:21.2月
2022年9月11日
其他

2022 ESMO | TROPiCS-02达到OS终点,点评时躲不开的T-DXd

+/HER2-转移性乳腺癌人群中,与TPC相比,SG在OS方面表现出具有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的改善,并且在安全性可控的情况下显著改善了ORR和QoL。这些数据支持使用SG作为既往接受过治疗HR
2022年9月10日
其他

2022 ESMO | MONARCH 3:阿贝西利OS尚未取得统计学显著性,现场专家如何解读?

3研究进行了点评。针对内分泌治疗敏感的患者人群,在内分泌治疗的基础上联合CDK4/6抑制剂可以显示出持续性的生存获益。MONALEESA-7(ribociclib联合戈舍瑞林+
2022年9月10日
其他

2022 ESMO | 肾癌7项值得关注研究

2022年ESMO大会将于2022年9月9日~13日在巴黎召开,ESMO官网现已开放了部分摘要,魔方整理了7项值得关注的肾癌研究,并补充了相关的背景资料和摘要更新与大家分享。NO.1
2022年9月7日
其他

2022 ESMO | 肺癌值得期待研究TOP10

2022年ESMO大会召开在即,国内外专家早已在网上开始预热,分享了很多他们认为值得关注的研究。魔方整理出肺癌专家们在Twitter上分享的值得关注的研究TOP10,并附上推荐理由与相关背景资料以供参考。NO.1:Osimertinib
2022年9月2日
其他

2022 ESMO | 结直肠癌7项值得期待研究

0.60-0.99,P=0.038)(下图);OS数据尚未成熟;总缓解率分别为33.8%和53.5%(P<0.001)。FOLFOXIRI+贝伐珠单抗组的R0/1切除率提高(57%
2022年9月1日
其他

2022年8月 | 失败临床研究TOP10

基于医药魔方网站行业快讯板块、NextPharma数据库以及公开信息,2022年08月的《临床研究月报》共筛选出10项值得关注的未达主要终点的临床研究。8月,MNC纷纷坠入失败“泥沼”,阿斯利康、默沙东、赛诺菲、诺华、辉瑞等公司接连宣布失利结果,NKG2A抗体、“可乐”组合、口服SERD、4-1BB/HER抗体、CDK2/4/6抑制剂等明星和受关注药物皆位列其中。在此,共为大家筛选其中10项,以供参考。1.
2022年8月31日
其他

2022 ESMO | 乳腺癌值得期待研究TOP10

0.777-1.177,P=0.3378)。因此,阿贝西利的MONARCH-3的OS结果对于CDK4/6抑制剂的一线治疗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让我们关注本次会议上的具体汇报。NO.3:Final
2022年8月30日
其他

癌症启示录:杀死九头蛇

Oncology)发表了一篇重磅综述,通过重新思考传统治疗策略下的肿瘤缓解、继发性耐药后的治疗以及个性化联合治疗,为我们展示了一个不一样的视角。“混合”缓解(“mixed”
2022年8月29日
其他

2022年7月 | 失败临床研究TOP10

基于医药魔方网站行业快讯板块、NextPharma数据库以及公开信息,2022年07月的《临床研究月报》共筛选出10项值得关注的未达主要终点的临床研究。7月,临床失利或项目终止的消息层出不穷,既有国际巨头默沙东、罗氏和赛诺菲,也有百济神州引进的vebicorvir;“前药”ADC没有完美诠释概念,社恐药、戒酒药也来凑热闹。在此,共为大家筛选其中10项,以供参考。1.
2022年7月30日
其他

POLO研究公布OS!奥拉帕利未能改善BRCA突变转移性胰腺癌患者总生存

0.35-0.82;P=0.004)。此次OS结果显示,奥拉帕利组和安慰剂组的中位OS分布为19.0个月与19.2个月(HR=0.83;95%CI
2022年7月26日
其他

从ASCO到WCLC,关于奥希替尼耐药后治疗,又有哪些进展?

6月的ASCO还历历在目,8月的WCLC就召开在即,2022年世界肺癌大会(WCLC)将于8月6日~9日在奥地利维也纳线上、线下同步举行,从公布的议程来看,多以早期临床研究为主。魔方重点关注靶向治疗后耐药的问题,今年的WCLC就有一场关于克服EGFR抑制剂耐药性的口头汇报专题,一起来看看带来了哪些针对奥希替尼耐药后的进展呢?从耐药机制理解临床研究的探索近年来,对于奥希替尼耐药的研究非常多,我们知道三代EGFR-TKI作为一线和二线用药后的耐药机制并不完全相同。总体来说,可分为EGFR依赖性(on-target)耐药,指靶点激酶的改变,使得即使TKI存在,仍会发生持续性的激酶激活和信号传导,例如:C797S突变、T790M缺失、EGFR过表达等;以及EGFR非依赖性(off-target)耐药,主要指旁路信号通路激活,例如MET扩增、HER2扩增等,此外还包括组织学转化。图片来自:Front
2022年7月22日
其他

2022年6月 | 失败临床研究TOP10

基于医药魔方网站行业快讯板块、NextPharma数据库以及公开信息,2022年06月的《临床研究月报》共筛选出10项值得关注的未达主要终点的临床研究。6月,罗氏继续“悲喜交加”,β-淀粉样蛋白的特异性单克隆抗体药物crenezumab(克雷内治单抗)在阿尔茨海默症研究中以失利告终,但罗氏也收获了全球首个CD3/CD20双抗的监管批准;在阿尔茨海默症领域,fosgonimeton
2022年7月1日
其他

NEJM:100%临床完全缓解!dMMR局晚期直肠癌对PD-1单药高度敏感

新辅助化疗+放疗后直肠手术切除,是目前局晚期直肠癌的标准治疗方法。通过这种方案,~25%的患者能达到病理完全缓解(pCR),但这也伴随着明显的并发症或不良反应,例如肠道、泌尿道和性功能障碍,不孕不育等。因此,改进治疗方案,保证疗效的基础上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是临床上探索的方向。数据显示,5%~10%的直肠癌存在错配修复缺陷(dMMR),其对化疗的反应不佳,也包括局晚期直肠癌的新辅助化疗。既往研究显示,在dMMR晚期结直肠癌患者中使用PD-1抑制剂一线治疗,可显著提高治疗应答率,并延长生存期,在复发患者中也可取得获益。以KEYNOTE-177研究为例,针对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或dMMR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与化疗组相比,帕博利珠单抗一线治疗可显著提高ORR(43.8%
2022年6月10日
其他

Nature子刊 | 研发者访谈:四代EGFR-TKI会是激酶抑制剂的未来吗?

2003年,FDA批准了第一个EGFR-TKI吉非替尼,这预示着NSCLC分子靶向时代的开始,但是EGFR驱动的肿瘤也在快速进化,吉非替尼的地位随之改变。当前,三代EGFR-TKIs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奥希替尼2021年的销售额超过50亿美元,是市场上最赚钱的激酶抑制剂之一。但是,它同样逃不开耐药的宿命,不可避免的被肿瘤的进化所超越,患者对能够治疗第三代EGFR-TKI耐药的第四代EGFR-TKI需求日益扩大。第四代EGFR-TKI中具有代表性的产品是Blueprint
2022年6月9日
其他

2022 ASCO | DESTINY-Breast04重磅公布,耶鲁专家现场如何点评?

IHC各水平组以及既往接受过CDK4/6组,没有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随后,来自耶鲁大学的Patricia
2022年6月6日
其他

2022 ASCO | DESTINY-Breast03:T-DXd vs T-DM1的安全性数据更新

mBC患者中,T-DXd疗效优于T-DM1,BICR评估的PFS显著改善(HR=0.28;95%CI
2022年6月5日
其他

2022 ASCO | TROPiCS-02:戈沙妥珠单抗可改善经治HR+/HER2-晚期乳腺癌的PFS

TPC改善的数值趋势,结果尚不成熟。SG还显示了相对于TPC的总体HRQoL获益。SG的安全性与既往研究一致,未发现新的安全性问题。医药魔方Med精选重磅临床研究
2022年6月5日
其他

2022年5月 | 失败临床研究TOP10

基于医药魔方网站行业快讯板块、NextPharma数据库以及公开信息,2022年05月的《临床研究月报》共筛选出10项值得关注的未达主要终点的临床研究。5月,罗氏TIGIT抗体tiragolumab
2022年5月30日
其他

2022 ASCO|乳腺癌最值得期待研究TOP10

NO.5:KEYNOTE-522的探索性分析:帕博利珠单抗(Pembrolizumab)+化疗对比安慰剂+化疗新辅助治疗早期三阴性乳腺癌的无事件生存期(EFS)结局报告人:
2022年5月22日
其他

ESMO BC 2022 | 与T-DXd单药相比,T-DXd联合纳武利尤单抗未能提高疗效

抗体偶联药物(ADC)改变了乳腺癌的治疗格局。新一代ADC,trastuzumab-deruxtecan(T-DXd,DS-8201)在HER2+转移性乳腺癌中显示出显著疗效,在HER2低表达肿瘤中也显示出一定的活性。2022年ESMO
2022年5月6日
其他

2022年4月 | 失败临床研究TOP 5

基于医药魔方网站行业快讯板块、NextPharma数据库以及公开信息,2022年04月的《临床研究月报》共筛选出5项值得关注的未达主要终点的临床研究。4月,罗氏潜在BIC口服雌激素受体降解剂(SERD)
2022年4月26日
其他

2022年3月 | 失败临床研究TOP10

基于医药魔方网站行业快讯板块、NextPharma数据库以及公开信息,2022年03月的《临床研究月报》共筛选出10项值得关注的未达主要终点的临床研究。3月,罗氏TIGIT免疫药物Tiragolumab未能接棒LAG3“好运气”,闯关失败;偏向型IL-2临床失利,导致Nektar股价下跌超60%;选择性雌激素受体降解剂amcenestrant乳腺癌II期临床错失主要终点;PD-1/L1免疫疗法共同面对不利消息,两家反义疗法研究受挫等。在此,为大家筛选临床研究失利TOP10,以供参考。1.
2022年4月2日
其他

口服ER降解剂临床开发竞技:4大制药巨头,谁能鱼和熊掌兼得?

SAR4398593月14日,赛诺菲公布AMERA-3研究未达到改善无进展生存期的主要终点。AMERA-3是一项随机、开放性Ⅱ期临床研究,amcenestrant(SAR439859)以400mg
2022年4月1日
其他

李坤艳主任谈临床研究“火热”的AB面:劝退需智慧,劝进待风来

写在前面:国家癌症中心、北京肿瘤学会、中国GCP联盟、DIA共同主办,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承办的“第三届·中国临床试验机构大会”即将召开,围绕“临床研究机构能力提升”的主题,讨论临床试验管理、执行、规范中的诸多热点问题。湖南省肿瘤医院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办公室主任、早期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坤艳是本次会议的特邀嘉宾,在大会召开前,我们有幸邀请李主任围绕“机构在医院内部的自身定位及学科建设的探索”的话题谈谈她的见解。
2022年3月31日
其他

重磅临床研究 | DESTINY-Breast03:T-DXd vs TDM1二线治疗HER2+乳腺癌

研究结果显示,在524例随机分组的患者中,T-DXd组和T-DM1组12个月无进展生存率分别为75.8%和34.1%(HR=0.28;95%CI,0.22-0.37;P
2022年3月24日
其他

一文读懂 | ADC的“双刃剑”:旁观者效应

图片来自网络ADC治疗实体瘤有一个重要的挑战,就是靶抗原在肿瘤组织或转移灶上的异质性表达,即可能同时存在靶抗原高表达、低表达或不表达的细胞,从而影响ADC疗效。而“旁观者效应”(bystander
2022年3月23日
其他

一文读懂 | 抗体,载荷,连接子:9款已上市ADC的“结构艺术”

oncology官网不同的ADC,这3个核心成分可能存在较大的差异,从而影响它们的药理学特性、有效性和安全性。要想深入了解ADC,就从了解它们的结构开始。本文基于Nat
2022年3月21日
其他

KEYLYNK-010研究: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奥拉帕尼治疗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无效

3月15日,默沙东宣布,将停止帕博利珠单抗联合PARP抑制剂奥拉帕尼用于治疗化疗和醋酸阿比特龙或恩杂鲁胺治疗后进展的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患者的III期KEYLYNK-010研究。这项决定是默沙东根据独立数据监查委员会(DMC)的建议做出的选择,DMC对KEYLYNK-010研究的期中数据进行了分析。
2022年3月17日
其他

史业辉教授:专职临床研究医生,在过去与未来之间“夹缝求生”

写在前面:国家癌症中心、北京肿瘤学会、中国GCP联盟、DIA共同主办,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承办的“第三届·中国临床试验机构大会”即将召开,围绕“临床研究机构能力提升”的主题,讨论临床试验管理、执行、规范中的诸多热点问题。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I期临床试验病房主任史业辉教授是本次会议的特邀嘉宾,在大会召开前,我们有幸邀请史教授围绕“临床研究专职人才需求和发展方向”的话题谈谈他的见解。过去十年间,在政策、技术、人才、资本等多方因素的催化下,中国的抗肿瘤新药研发迎来了蓬勃发展的黄金时代。然而,作为验证药物在人体内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唯一方法,也是新药研发过程中资金和时间投入最多的环节——“临床研究”的发展水平却远远滞后于基础研究、药物发现等产业链其它环节。现有药物临床试验(GCP)机构能力参差不齐,创新药早期研究(尤其I期研究)的关键技术经验严重不足,核心技术人才极度匮乏,这成为我国创新药临床研发的最大瓶颈之一。在此背景下,便有专业人士疾呼,加快研究型病房的建设,重视研究型医生的培养,对于解决优质临床研究资源不足、改善创新临床研究能力缺乏的问题至关重要。围绕这一话题,医药魔方Med近日专访了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I期临床试验病房主任史业辉教授。史业辉教授,天津市肿瘤医院乳腺肿瘤内科主任医师;天津市肿瘤医院Ⅰ期临床试验病房主任。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医药生物技术协会临床研究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医药教育协会化疗专业委员会
2022年3月16日
其他

失败临床研究 | AMEERA-3:口服雌激素受体降解剂amcenestrant未能改善ER+/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PFS

3月14日,赛诺菲公布了amcenestrant治疗ER+/HER2-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的II期临床研究的最新结果。结果表明AMEERA-3试验未能达到改善无进展生存期(PFS)的主要终点,赛诺菲表示将继续评估AMEERA-3试验的数据,并与研究者合作发表完整结果。正在进行的amcenestrant其他临床试验项目按计划继续进行,包括AMEERA-5(联合帕博西利作为ER
2022年3月15日
其他

2022年2月 | 失败临床研究TOP10

基于医药魔方网站行业快讯板块、NextPharma数据库以及公开信息和2022年2月的《临床研究月报》,筛选出10项值得关注的未达主要终点的临床研究,供大家参考。2月,帕博利珠单抗和仑伐替尼的“可乐”组合继去年12月LAEP-007研究失利之后,在一线晚期尿路上皮癌的治疗中再次败北,其他还包括度普利尤单抗治疗慢性自发性荨麻疹III期研究失败、阿维鲁单抗2项临床研究错失终点、RNA疗法受挫等。
2022年3月2日
其他

ADC药物2021年全球销售收入和竞争展望

2022年2月,强生和礼来分别与Mersana和ImmunoGen达成抗体偶联药物(ADC)合作,双方都将投入超10亿美元入局ADC赛道。这两个巨头的加入也让原本就引人关注的ADC药物市场又添加了新的变局力量。全球ADC药物的整体市场规模在2021年超过50亿美元,这一数字虽然看起来还不如一个超级重磅炸弹产品的年销售额,与ADC领域的吸金热度似乎也不匹配,但是要知道,ADC药物当前多数都还是临床后线疗法,而且一些创新性的首创ADC药物也刚刚获批,市场还在培育之中,它们在上市前两三年的表现还是不错的。本文主要对ADC药物的市场格局做一分析,供大家参考。2021年ADC药物全球销售额(亿美元)说明:1)数据来源于公司财报;2)Enhertu数据由阿斯利康披露,代表日本以外市场(阿斯利康/第一三共共同负责),不包括日本市场销售收入(第一三共独立负责,2021财年前三季度销售收入约0.6亿美元)。老产品格局已定,新产品潜力初显
2022年2月28日
其他

维博妥珠单抗:挑战淋巴瘤一线治疗的“first in class” ADC

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是最常见的淋巴瘤亚型,占非霍奇金淋巴瘤(NHL)的30%~40%。目前,R-CHOP方案(利妥昔单抗,环磷酰胺,多柔比星,长春新碱,泼尼松)是DLBCL的一线标准治疗,但仍有~40%的患者会出现初治耐药、难治或复发。复发或难治性(R/R)DLBCL的后续治疗也是临床上面临的难点。近些年,抗体偶联药物(ADC)是新药研发的热门。在淋巴瘤领域,基于B细胞抗原方面的成功经验(例如:CD20),科学家们继续其他B细胞表面蛋白的探索。B细胞受体复合物.
2022年2月22日